主題: 小艾的悲滄與虞姬的淒美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方瑋 on November 01, 2000 at 14:59:13:


在小艾的墓前,楚楚悲憐小艾死亡之際,包拯說:小艾只有在死亡的瞬間可以緊握愛人的手,能為所愛之人犧牲,小艾應是覺得心滿意足。不知為什麼,在包拯說出這段話的同時,我想起了虞姬的揮劍自刎,當然小艾與虞姬是完完全全不同個性,遭遇也截然不同的兩個女子,可是,她們同樣為愛而死,所愛之人同樣以劍抹頸,兩者情愛也同樣的撼動人心。

小艾是個自小身世堪憐的女子,環境的不堪、世人的唾棄害怕,使小艾孤獨自卑,自認為是不詳之人,終其一生都不為人所喜,可是沈良不被世俗觀念所羈絆,對待小艾他視如一般人,甚至更加呵護,對於小艾來說,能被對待的如一般人,就是最大的安慰與快樂,何況沈良的真情以待,是那麼溫柔著小艾的心,一個被世人離棄的女子,心存無比的自卑,只要一點點的尊重,一點點視如常人的相待,就能讓她感動莫名,遑論一個真誠的情意,會讓她以何相報。雖然,沈良往後極盡所能的避開小艾,不想讓自己與小艾陷入更深的愛情漩渦中,殊不知,愛情這種東西,越是想避,越是無法擺脫,尤其情苗已種,愛火已燃,怎能說收即收。終至情勢比人強,沈良親手勒死了小艾,小艾之死,成就沈良國家利益至上的心意,或許她在斷氣的那一剎那,是如包拯所言,心滿意足的笑著,喜著自己終於可以為所愛之人做一件事,雖然是必須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仍是甘之如飴,小艾以生命報答了沈良的真情,成就了愛人的國家目的,也滿足了自己為愛奉獻的期望。可是,沈良呢?他維護了自己的國家,卻失去心愛的女子,小艾之死,也陷沈良之愛於最深沈的黑暗,或許在小艾死前那抹微笑消逝的同時,沈良的笑容也隨小艾的笑意而逝去,傾盡一生,沈良都必須遭受痛心疾首的折磨,一個失去笑容的人,一個心如枯槁的人,一個終身必須被手刃愛人的心思所折磨的人,如何能不揮劍於頸,以求解脫。小艾之死也預言了沈良之亡。

「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這是虞姬在垓下起舞唱和項羽之詩。江南採蓮女虞美人,與一代霸王項羽相遇江蘇吳縣,英雄美人,相知相惜,項羽珍愛虞姬,就算是到處征戰,仍是將虞姬攜於身旁,形影不離,而虞姬也傾盡所有侍奉項羽,他們之間沒有所謂深宮妃嬪君恩斷絕的憂傷,亦無相愛不能相守的悲哀,只有血性相向,生死不渝的情感。當歷史選擇了劉邦,項羽拔山意氣不再,虞姬為報項羽知遇相愛之情,在賤妾何聊生的餘聲中,揮劍自刎以保名節。傳言虞姬之墓又名「嗟虞墩」,位於陰縣之南,該墓所葬乃是虞姬的身軀,她的頭顱則葬在靈壁,若傳言屬實,則虞姬是身首異處,以最慘烈的死法,表達了對於項羽最深的愛意,報答了英雄的知遇珍惜。虞姬死後,項羽在無顏見江東父老的嘆息中自刎身亡,項羽的死,或許包含了對於江東鄉親的羞愧無顏,但以項羽與虞姬生死相許的情愛,又怎能不讓人思起項羽的自刎,存在著對於所愛之人不復再見的傷痛悲哀,江山已失,愛人已逝,項羽怎能不英雄氣短,引劍自刎。虞姬之死牽引了項羽之亡。

相較於小艾與沈良相愛不能相守的苦戀,虞姬與項羽的相知相守是幸運了許多。相較於小艾的自卑消極,虞美人的自信積極自是亮眼了許多。小艾個性柔弱,從小的環境亦造就小艾的自卑怯懦,於是當遇到所愛之人故意遠離,小艾絕不會上前質問,只會默默將所有委屈不滿壓抑心頭,她不積極,所以不會在遇到事情時主動出擊尋求解決之道,只能對隨著形勢變化而即將到來的一切默然忍受。她懂得沈良的苦,想為他分擔肩膀上的重擔,可她的自卑、她的消極,讓她只能守在一旁,心急卻無力,直到沈良將白綾纏繞她雪白的頸子時,她終於能為所愛之人分勞解憂,於是小艾笑了,也安詳了,留下萬般痛心著恨自己的沈良。既是相愛不能相守,只有以情人之手終結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鮮血成就情人,無限淒美,卻也悲滄不已。

虞姬美貌自信,溫柔識大體,遇至項羽之後,即隨項羽東征西討,帳幕帷下虞姬非如嬌妾弱不禁風,反而是侍君帷幕損紅顏,寧辭香粉著刀環,大有巾幗之氣,虞姬不默默守在項羽身旁,她傾盡能力幫助項羽在各項戰役之中,於是項羽無因虞姬隨侍在側而誤了軍情,至於項羽最後的失敗,是個性的剛愎自用也是時代的選擇,所以虞姬絕無如同小艾心急無法為所愛之人分擔重擔的憂愁,她所有的只是項羽「天時人事有興滅,智窮勢屈心催折」的疼惜,和終天隔地與君辭的難捨。相愛能夠相守,生時用盡所有分擔共享愛人的一切,於所愛之人失敗時,知無法再以一己之力扶助項羽,遂以自己的鮮血保全自身的名節,報答項羽的之恩、之情,難捨得淒美,卻無以死才能分擔愛人重擔的滄涼,也無手刃情人的悲哀。

小艾的自卑消極,使小艾與沈良之間的故事充滿悲滄,虞姬的自信積極,使虞姬與項羽的故事擁有了淒美。小艾與虞姬截然不同,就算是喪失生命的過程,都讓人有不同的感動,可是唯一相同的是,兩個人都是為了所愛之人而獻出生命,就為愛奉獻這一點來說,小艾與虞姬都是義無反顧的,而沈良與項羽,也以生命回應了她們的義無反顧,無論在相戀相愛的過程中,是如何的悲戚痛苦,是如何的情似膠漆,在沈良與項羽引頸自刎之後,她們都將所愛之人緊緊相擁,終在故事落幕以後,留給人們一份想像的美好。只是,我會想著,如果小艾擁有著虞姬的自信與積極,能在瞭解沈良之苦時,主動出擊,思慮出一個方法,或許方法並不完美,可是至少是一個突破,一個生機,如此,小艾與沈良的故事是否就不會如此淒涼悲滄?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