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周杰“變臉”有術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copy on November 17, 2000 at 23:02:08:

周杰“變臉”有術
蕭璐(9月8日18:28)

以青春瀟洒、重情守義、雄才威武的爾康形象成為大眾情人的周杰,在《少年包青天》中,由“白臉”變成了“黑臉”。即便如此,仍得到了劇中女子多情的傾慕,可見周杰變臉有術。在近日周杰的生日會上,記者就“變臉”一事与周杰攀談起來。


問:從一個青春靚麗的大眾偶像變成一個黑臉少年,你不怕破坏你在觀眾心目中已有的形象嗎?

周杰:包公是中華民族的驕傲和自豪,千百年來一直受到人們的推崇和厚愛。我能有幸飾演大眾心中的青天,我感到無尚光榮。因為包公是群眾心目中真正的偶像。另外,在這部電視劇里,觀眾看到的將是一個區別于以往的、完全不同造型的包拯。就造型來講,包公的臉雖然比常人要黑一些,但不是黑鍋底那樣黑,而是一种有點儿棕中帶紅的膚色,我倒是覺得蠻潮流、蠻有時代特色的。尤其是服裝,做工十分考究,顏色也很有特點,很适合一個健康活潑、青春向上的少年包拯形象。

問:現在《少年包青天》在北京電視台播出過半,你對自己的表現滿意嗎?

周杰:還算可以吧。我覺得評价不是我的權力,打分牌掌握在觀眾手里,觀眾是真正的裁判。我說還算可以,是指我自己在整個創作過程中盡了我最大的努力。我推掉許多條件优厚的戲來接包公這個角色,首先是包公這個藝術形象和他的人格魅力吸引了我。在很小的時候,我就從父母的口中知道了許多有關包公的故事,當了演員之后我曾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在電影或電視劇中飾演包公那該多好啊。如今夢想變成了現實,令我內心十分激動。為此,我做了許多案頭工作,看了十几本有關包公的書籍。

問:金超群先生飾演的包青天如今已拍攝了兩百多集,且深受廣大觀眾喜愛。如今你來演包公,而且是一個少年包公,壓力大不大?

周杰:壓力肯定是有的,但也因此令我欣慰,因為我飾演的是一個少年包公。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參照的東西,自然也就具有很大挑戰。可就是這种挑戰強迫我必須獨辟蹊徑,創作一個不同以往的、全新的包公形象面對觀眾。

問:能說得具體一點嗎?

周杰:我最想打破的就是長期以來,在老百姓心目中形成的一個不苟言笑、嚴肅認真的包拯形象。因為我覺得一個人不嚴肅不等于他不正義,尤其是對一個涉世不深的青少年來說,人的天性成分在生活中會占的更大一些。所以,我在突出包拯那种堅韌不拔、宁折不彎、不畏權貴、鐵面無私等獨特的個性之外,盡量還原人物天真可愛的本性。比如在母親面前依然撒嬌、耍賴、搖頭晃腦,与普通人別無二致。 

問:該劇拍攝中,你感到最愉快的事情是什么?

周杰:我最開心的事就是演戲。能与陳道明、鄭佩佩、王繪春這些知名演員一起塑造角色,并從他們身上學到許多東西,令我感到十分高興。与李冰冰、任泉、劉菁這些同齡人在一起共事自然更開心。還有小精靈釋小龍,這孩子太聰明、太懂事、太可愛了,尤其是對角色的演繹,更是淋漓盡致、恰到好處。戲外,他的一舉一動同樣令人喜愛,劇組全體人員都把他當作自己的親兄弟一樣關心和愛護。在這樣一個溫暖的大家庭里生活,你會有一种樂不思蜀的感覺。

問:但是,我有時發現你在劇組与導演、編劇乃至演員經常在爭辯,盡管對事不對人,但卻很容易得罪人的,甚至會給你自己帶來負面影響,這些你想過沒有?

周杰:我考慮過,但是我還是要做。我認為這是對觀眾負責。正常情況下,演員在劇組所做的一切觀眾并不知道,觀眾關心的是你塑造出來的角色,那么很顯然,塑造出來的人物好,才是我的奮斗目標。而要達到這樣的目標,演員就不能机械地去按照劇本圖解人物,而應該創造性地賦予人物鮮活的生命。我覺得,演員与導演、編劇就一些學術、技術性的問題進行討論甚至爭論,以及演員之間為人物創作商榷,這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也是十分可取的創作態度。一個劇組只有有了這樣的創作氛圍,才能充分發揮每個人的創作熱情和潛力,詮釋好角色。當然,我不認為自己
的所有見解都是對的,我注重的是討論和學習的過程。

問:對演員來說,能夠賦予角色一些新鮮的東西,本身也是一种樂趣。那么你在生活中又有哪些不如意呢?比如,你也到了結婚生子的年齡,卻依然孤身一人,是否在成功的背后也有一种失落感呢?

周杰:我覺得我在戲里享受了許多快樂的事情。我對表演已經到了痴情和痴迷的地步,所以,對你說的那些,几乎很少去想。在我的愿望中,還有許多角色沒有去完成,我希望自己在有限的藝術生涯中能夠盡量多地去嘗試各种角色。比如像岳飛、屈原等等歷史人物,我都想去用心塑造。我還特別鐘情拍攝武俠戲,并喜歡操槍弄棒親自上陣,也熱愛時裝劇,哎呀,愿望太多了,反倒像人們說的,魚与熊掌不可兼得。所以,除了演戲,其他一切都很平淡。當然,我也渴望美滿的愛情生活,期盼一份真摯的感情,花前月下、柳蔭溪邊,那也是一种美麗,可就目前來講,一是缺乏緣分,二嘛根本沒有時間。不用說感情愛情,連親情都很難享受到。比如春節,我特別希望回到父母的身邊,吃一頓他們親手做的飯,向他們說說自己在外的生活,可是我現在已經很少有屬于自己的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