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美國見聞之一:我的第一個感恩節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L.A Tina on November 23, 2000 at 01:48:48:


在國內時就听說過,老美有一個“火雞節”,屆時大批火雞被宰殺,成為千家万戶餐
桌上的主食。沒想到,我來美后的第一個節假日,便遇上這令万千只火雞遭殃的[感恩節]。
記得當時我們接到了老公老板--斯格爾教授的正式邀請卡,請我們全家到他母親家享用
火雞。剛到這异國還未完全回過味來的我,本能的反應是”NO!”老公看我態度堅定,
便編好托詞,准備電話婉拒。誰承想他剛一接通電話,一陣”嘰哩咕嚕”后的結果是:
“快換衣服,斯格爾教授15分鐘內在樓下等我們!”
我万沒料到這位老板竟如此[禮賢下士],親自駕車來接我們。一時間慌了手腳,急忙
為自己和僅六歲的女儿換上禮裙。
“你好,羅夫人。很高興見到你!”留著一把絡腮胡,風度翩翩的斯格爾教授和我握手
致意,這位年近50歲的醫學教授,頗有演員的气質,長相与某影星接近。我帶著緊張,
局促的心情,鑽進了他為我們打開的車門。
當車輪剛滾動了不到50尺,我那一直不說話的女儿突然用英文叫了一聲:“SIT BELT!
(安全帶)”
“THANK YOU, JIE!(謝謝你,捷!)”斯格爾回首展現微笑,邊說邊系上安全帶。
我不安地拍了一下多嘴的女儿,也惊奇剛來美一個月的女儿從何處學來這句話。原來,
女儿每日乘黃校車來去,當校車司机起動引擎時,總不忘提醒滿車的學生一句:”
SIT BELT!”女儿就鸚鵡學舌,活學活用了。
斯格爾教授出生于一個殷實之家,是老公所在醫院的心臟科醫生。由他所開創的心血
管內超聲技術在美獲得專利。其父親生前是位內科開業醫生,許多好萊塢影星和商業
大亨是他的固定客人,至今仍有一筆科研基金留在生前工作的醫院;他的母親是位退
休的電影演員,同前總統雷根的夫人私交甚厚;他的外祖父是[可口可樂]公司的合伙人
之一;而他的太太岑瑞莎則是位導管室護士,育有一儿一女;他唯一的哥哥則是一位
大學教授。
從先生一個月來斷斷續續的介紹中,我對這個富裕的家庭充滿陌生和好奇感。當車子
停在比華利山中一幢意大利式的豪宅前時,我注視著這棟為樹木,花草所包繞的房子,
腦中閃過几個歐美電影的鏡頭。
斯格爾教授的母親在門口迎接來賓。這位金發碧眼的老夫人十分美麗,年近70依舊体
態苗條,風姿卓約。斯格爾教授的一雙儿女站在門庭中為客人們服務:接受禮物和
幫忙脫放外套。一見到年齡与之相仿的中國女孩,斯格爾的女儿凱偌便拉著僅六歲的
小捷上樓去了。我不無擔心地悄悄跟了上去,一幅巨大的人物肖像讓我意識到,這是
老斯格爾醫生的遺照。原來,這是斯格爾教授母親為全家舉辦的家宴。
看著兩個語言不通的女孩在老祖母臥室中彼此以手勢交談,小凱偌對小客人的照顧,
呵護,友愛讓我放心地回到樓下。
當時英語對話几乎為”零”的我,緊張地,局促地緊挨在老公身邊,深恐這[翻譯]一离
開我便成聾啞人。我坐在大客廳中的沙發上四處張望,見周圍全是一張張陌生的异族面
孔,看不到一個中國人!禁不住想起多年前,一人獨在北京長陵与一隊“洋人”狹路
相逢在陵墓中,害怕和孤獨竟使我哆嗦不已。今天雖有老公在側,我還是有一种孤立
的感覺,好希望早早結束此[折磨]。
當眾多位朋友陸續到齊后,一直未露面的斯格爾夫人--岑瑞莎走來向我問好并擁抱,(后
來才得知她一直在婆婆的廚房中幫忙。)她的親切和微笑沖淡了我語言不通的緊張。通過
老公的協助,我了解到:她非常喜愛中國,她的父親曾在40年代駐軍青島,幫助當時
的國民政府抗擊日軍。家中收藏有一些中國的家具,工藝品。而當家中的老太君---斯格
爾教授95歲的老外婆由她的儿媳,那位70歲的美麗夫人親自推向我們時,她拉著我的手
,微顫但清晰的語句讓我笑得差點打翻手中的酒杯:
“你有一個英俊的丈夫,他是我的夢中情人!”(這成為我們此后常常受邀的原因之一,
可我覺得此說法為腦動脈硬化症狀之佐証。)
晚餐在一間寬大,典雅的房間中舉行。一張長型餐桌上放滿了杯盤刀釵,燭台鮮花。
每人按事先主人放好的姓名入座。我的鄰座全是人高馬大的老美,心中頓時有強烈的
被壓迫感。老公從隔兩人座處体貼地瞅了我一眼,鼓勵地笑笑:“不要怕,我在這里
呢!”我明白他的意思,但依然對我的座位不甚滿意。(誰知我右手的那位寡言少語的
年青醫生,后來竟成為我來美后的第一位老板。)
在女主人親自的服務下,每個人都取了火雞,蔬菜沙拉,杯中也斟滿了酒或果汁。電
燈拉滅,燭光閃爍。這時,分坐在餐桌兩端的斯格爾夫婦交換了一個充滿愛意的眼光,
由斯格爾教授開頭,為來賓介紹自己的妻子和母親,并為她們的辛勞表示感謝。同時,
在發言中多次提到“GOD”(上帝)這個字眼。接著,每位來賓和家中成員依次發言對一
年中的人或事表達謝意。我雖听得[云山霧罩],卻也知道大概是互致敬意。輪到我時,
竟不知如何開口。好在老公幫忙,搶答解窘,感謝主人的邀請云云。當時覺得老外真
虛偽,吃飯還來這一套。但當斯格爾教授的母親,這位婆婆開口稱贊儿媳今天和一年
來的辛老,并說為自己的儿孫們自豪時,我的心一熱。
晚宴后,只見打扮高雅的兩位婆媳,爭相為不方便与大家同桌的高齡老祖母喂飯,
送水,一种感動涌上我的心田。看著這個彼此不吝言謝的家庭,解讀著他們之間關愛与
誠實的眼神交流,注視著一家四代互愛互助的言行,我惊异于這個生活在洛杉嘰豪華區
中的猶太家庭,何以保有這份令人羡慕的家庭關系。
一曲美妙的鋼琴樂聲把大家吸引至客廳,余興節目是每家一歌。我和老公同唱民歌[半個
月亮爬上來],大家發出鼓勵的掌聲。
來美前,也曾做過一點[赴美准備],所看資料告訴我:美國是一個金錢至上的社會,家
庭關系緊張,离婚率居高不下。而洛杉嘰這個城市更是惡名在外,窮富不均,犯罪率冠
蓋全美。因此,恐懼感令我來美后一遇黑人便繞道而行,對各色的异族面孔充滿怀疑,
不信任。
如果說有許多人出國是為金錢,明譽,理想而奮斗,我之出國卻只是相夫育女,無欲無
求。但這頓感恩家宴讓我開始思想: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國精神所在。從此,了解美國精
神所在,探索中美文化之差別成了我的一個關注焦點。
我在大陸時自幼受無神論教育,家中充滿[知識就是力量]的教導。我們姐妹在功課上你追
我赶,在知識的獲取上互別苗頭,但很少互相表達感謝關愛。對父母,敬佩有加,卻缺
少親近感,更從無語言肢体的示愛。包括遠赴美國,我与父母也未有任何表示,僅是火車
站上揮揮手而已。
對婚后才生活在一起的老公,我常常是期望多于理解,要求多于給与。當每一個成功到
來之時,常想到自己的付出和努力,极少想到[天時,地利,人和]的外在因素。因此,
快樂總是少于煩惱,不滿足感始終如影相隨。原以為只要离開繁忙的工作,令人
窒息的生態環境,快樂便會拌我而行。但僅僅來美一個多月,我已偷偷流了几次淚!(相
信老公至今也不理解:淚從何來?)
THANKSGIVING--感恩節,這個由美國人開創的節日,誕生于追求信仰自由的第一批移
民對上帝的祝福,對原住民的無私相助所表達的感謝;傳承于歷代新移民對賜福,保守
這塊新大陸的永生神的衷心敬仰。原來,擁有一顆感恩的心,實乃人類快樂的泉源!以感
恩的心領受上帝的賜福并与家人,朋友分享是美國精神的核心!
當又一個感恩節聚會的邀請來自這個家庭,老太君已去了天堂三年。我至今不會忘記,她
對我老公的[情有獨衷]。老公至今仍与斯格爾教授工作在一起,關系融洽,情同兄弟。我
因為朋友日增,邀請不斷,已多年未參加這給与我啟迪,快樂的家宴了。


PS 僅以此文与大家分享。愿海內外的朋友們感恩節快樂!愿周杰拍戲順利!!愿玫瑰
園花香四季!!!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