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新偶像時代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copy on November 28, 2000 at 18:25:42:

《新偶像時代》

柴靜:各位好!歡迎收看本期《新青年》“白沙杯”首屆中國金鷹電視藝術節的特別節目!我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在今年的觀眾投票評選當中,人气最旺的那些是新的面孔和新的名字。所以今天我們來到北京向南而望,冷靜的旁觀,在他們的身上寄托了現代人怎樣的情感和夢想。首先請跟我一起用掌聲來歡迎周杰!對你作為一個演員來講,在你飾演的過程中會享受到大的滿足感嗎?

周杰:有,我覺得我挺快樂的,我覺得演員就這點好處,別的都沒什么特別大的感受。演員就是可以在別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淚,這個是演員特別獨到的地方;別人可能感受不到別人的生活,你在生活中你只能感悟到你自己的生活,你感悟不到古人的生活;感悟不到跟你完全身份、家庭、背景、環境,所有跟你完全不同的人物的生活;你感覺不到他的感情,我可以。因為我可以活在他的世界里,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感情去活在他的世界,我覺得這是一個挺科幻、挺浪漫的東西。

柴靜:你在這多年的經驗里頭,有沒有一個瞬間你完全把自己放進去?

周杰:我每一部戲,當自己演到這些角色投入進去的時候,我都把自己完全放進去。因為我覺得在里面過癮,我是想在里面過過癮,我覺得在里面挺過癮的,能夠體會到他的心態和感情,我覺得是很爽的事情。

柴靜:說一個片段給我听。

周杰:片段,大家比較熟悉的《還珠格格》,所有人都說你跟林心如的感情是不是很好很深。我說這個感情是相處了很長時間自然會產生的一种感情。可是老百姓、觀眾所喜歡的這個爾康和紫薇的感情,不是周杰對林心如的感情,是爾康對紫薇的感情。也就是說我演到用自己的感情調動出來表達對她的愛,是我把自己的感情運用到爾康身上,他對紫薇的愛,不能說生活中我對林心如也這樣,這是不對的。這种愛你作為一個演員起碼得有這樣的本事,就是可以讓這個角色把血流在他的身上,把自己的思想嫁接到他的身上,把你認為他是怎樣的表達給觀眾。如果你的感情是假的,如果你自己都沒有一個感動和真情,你無法打動別人,所以我就會把自己的感情,我假如想我如果真的是他,我現在就是他,如果是(爾康)的話,(紫薇)真的眼睛瞎了,她真的遇到了什么迫害,我怎么辦?我想我會崩潰,我會受不了,我會把自己全部的愛給她,我是這樣的人。所以我認為他(爾康)也是這樣的人,因為是我演的,所以我就覺得這种東西就是自己的東西,可是你說要是生活中完全這樣生活,其實也要天時地利人和,也要對方有一個這樣的人才可以。其實我在戲中對(紫薇)的愛也就是說角色對人物的愛。

柴靜:其實有時候可能也會是現實生活中某些期望,期望會有這樣戲劇化的時候。

周杰:挺累的,如果生活中真有這樣的事,我估計挺累的,我估計大家一天到晚眼睛都挺腫的。

柴靜:這個職業有趣的地方是在于它會跟你的人生觀勾連在一起。比如說你拍戲,直接或間接會影響到你自己的人生觀嗎?

周杰:起碼我自己是互補,就是我對這個人的理解和我演出來的東西是互補的。首先我得理解這個人,我不理解的人我不演,你說我演包青天,我佩服這個人,我自己生活中就敬佩這個人,我覺得我可以理解他。我不是理解他簡單的鐵面無私的這樣的,我理解他為什么是鐵面無私這樣的。就象我,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這人個性挺直、說話隨便,我不會說假話,我說話隨意,想到哪說到哪,我不會設計好了再說。我就能夠理解包拯的心態,他是天生的,人的個性是天生的,你必須有一個倔強的個性才會出包拯這种人。他如果是圓滑的個性,或天生很謙和的一個人,他絕不會出鐵面無私的人。他的個性,人家叫血气、气血,這個東西沒有他就做不,
我能夠理解他。當他自己,你比如說社會上很多人他把這個社會上一些不平的事情,他看到的時候他會去管,所謂“挺身而出”,所謂“見義勇為”。

柴靜:你會是這种人嗎?

周杰:我是跟我個性有關。

柴靜:你遭遇過那樣的時候嗎?

周杰:沒有特別大的這种獻出生命的這种,還沒遇到過,但是我看到特別凄慘可怜、被別人欺負,我可能就會跟他講道理,我會幫那些人。我覺得起碼我做了,做到做不到那就不能講結果怎樣,起碼得做了。

柴靜:在現實人的角色當中,你是不是有壓抑或妥協的時候?你會有非常釋放自己的辦法嗎?

周杰:有。

柴靜:比如說。

周杰:看電視、看VCD,同樣是通過戲來過癮。因為我看一些申張正義的、很愛情、很浪漫的一些片子,我在里面過癮,雖然不是我演的,但是我看到很過癮,我覺得真是挺快樂,人生還是很美好的。

柴靜:在場會有很多觀眾他們會在現場、會在電腦前面、會在熱線電話旁邊提出很多問題,我希望跟他們一起來分享你的經驗,接下來的時間我們交給觀眾。

觀眾1:我想問您一下,您覺得在這种新思想、新青年、新偶像的五彩繽紛的大千世界里,您覺得您自己的偶像是誰?具體的說無論哪個方面都可以,您覺得您選擇他作為您的偶像原因是什么?

周杰:我自己的偶像有很多,我喜歡的人都是天賦异凜、肩負重任,就是拿無論是自己的命運還是國家的命運,還是從小到大任何人的命運,他是有一种責任感的人是我的偶像。

柴靜:所以當你重新塑造包青天,包括也許屈原、也許岳飛,也許你崇拜這些的時候,其實你是重現了當年的歷史,能夠看到他們重新活在你的血脈當中。

觀眾2:周杰你好!我想問你日本的偶像劇看上去要比國內的更搶眼一些,對此你有什么看法?

周杰:這個問題我覺得你提得挺不錯、挺棒的,這也是我經常思考的問題。你看為什么現在日本偶像劇場、韓國偶像劇場,無論是哪個國家偶像劇場一到中國就流行,這是為什么?因為你感覺到了美好的生活,這就是我看的并不遙遠的生活,我追求的生活,它可以帶著你走他的感情,他的人物的經歷,命運是那么浪漫,盡管艱辛可是浪漫。你覺得我要這樣的生活,因為你對生活有渴望,每一個人心里有美好有向往,你就會覺得它是帶給你能夠讓你憧憬的東西。我剛才講所謂偶像,一定要讓你有學習的東西才可以稱為偶像。他連你的感情生活都不如,不如你的感情生活丰富多彩,他都不如你的生活來得那么精彩,不如你的生活那么五彩繽紛,你怎么可能把他作為偶像呢?

柴靜:為什么湖南電視台衛星頻道的网頁上有位叫凱文的网友向你提問,他說你如何使形象保鮮長久,這個問題向自己問過嗎?

周杰:問過,保鮮長久啊這個很容易,真的很容易,很難也很容易。我自己是這樣想的一個人,他在不同的年紀他有不同年紀的魅力,歲月會使他增加自己的魅力。如果你學得會從歲月里學到自己能夠滄的東西,傳達給別人深厚感情的東西,你就魅力永存。如果我們保持自己的愛心,保持自己一份特別的快樂的心靈,一個愛別人和一個渴望愛的心靈。我問你,無論是六歲還是六十歲,他的魅力都是永存的,因為他對生活的渴望是永存的。

柴靜:听周杰說話,現在能覺得一個非常年輕的人所渴望的酣暢林漓、俠肝義膽的人生。

周杰:我經常跟他們說,我要是活在兩百年前、五百年前,我一定是一個騎著馬、背著劍的俠士。

柴靜:金戈鐵馬的生活。

周杰:對,我屬于那种浪跡天涯、鏟除不平那种人,當然很浪漫那种人,戴著斗笠,我屬于那种人。

柴靜:在昨天晚上跟你的助手小冬通電話的時候,他跟我說起一個很簡單的片斷。說在拍完少年包青天的時候,說你們當時拍戲要騎馬,但是只能夠信馬由走,慢慢的走,不能夠馳騁。他說拍完戲之后,周杰就跟騎師一起一人牽了一匹馬開始策馬奔馳,他說那匹馬從他身邊掠過的時候,他可以感到那樣的速度是到了極致的。他說周杰那時候的神情是帶著孩子气的肆無忌憚和帶著那种英雄气概的混合的气質。所以我想那种東西也許就是你最本來的自我,是一個在白衣盛雪的年代里面一個非常有豪俠之气的人。我想這也是你能夠吸引這么多目光長久注視的原因所在。我們也祝福你!

周杰:謝謝!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