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星河影視 2000年11月號 80期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Swallow on November 29, 2000 at 09:43:33:


周傑〝准點出擊〞


那天在電視劇《准點出擊》劇組見到的周傑,不是剃著光頭、茈j裝或額頭上印著新月的爾康和包青天,而是非常現代、俊朗的電視臺記者。趕到拍攝現場時,他正在拍一場採訪受害者家屬的戲;只見〝同行〞眉頭微鎖,舉虒傿屆A字正腔圓地提問,又一副鐵肩擔道義的模樣……………爲他〝著急〞的同時,又想著呆一會兒跟他〝探討〞一下這個問題,因爲我想一句有關他的評價,〝周傑演戲總是一個樣。〞

其實不然,片場上的他,放開了自己,陽光、燦爛的笑容隨時可見,與劇組朋友間隨意地嘻笑怒駡、打璊]常有發生,只是人們對他飾演的爾康、包拯正義的一面印象太深。拍戲間隙,要忙著〝照顧我〞(他說了可不敢怠慢記者),又要忙堸蓿╪a爲影迷簽字。用他現在常說的一句話:我是一不小心當了〝勞模〞,大家就開始用挑剔的眼光看我。即使這樣,他仍然時不時地對圍觀群衆說道:〝請大家安靜!〞因爲現場嘈雜,該劇又是同期錄音。看到他除了拍自己的戲外,還要顧及其他,看得出周傑在〝處心積慮〞地維護自己。

周傑知道自己在觀衆心目中的位置,也知道自己在圈堛滿府`淺〞。一部《還珠格格》,加上現在的《少年包青天》,他成就了成千上萬觀衆喜愛的演員;另一方面來自大大小小媒體的負面報導又接二連三。電視劇《少年包青天》在拍攝時期就未映先熱,也許是製作方炒作的一種方法,周傑卻聲稱自己百口莫辯,苦不堪言。好在該劇播出後反應不錯,且收視率高居榜首,所有這一切都令周傑始終成爲新聞中心,有關他的新聞也不稱其爲〝新聞〞了。比如傳說他擅改劇本一事,周傑情不自禁地又激憤起來:〝我是處處爲角色虓Q。有一場戲是破郭槐一案,原劇本是通過一張畫有槐樹的畫,包拯想到郭槐。周傑怕觀衆看這一細節太費勁,就向導演建議改爲畫一個人懷抱一口鍋而想到郭槐這一觀衆現在所看到的一場戲。還有一場戲,劇本是用火燒一卷布匹,發現內有印字,劇組要點火還挺費勁,這是其一;其二是布都被燒了,哪還有字呀?我就提出出把火改爲酒,酒一澆濕了布,那字不就出來嗎?〞他的這股認真勁由此可見一斑,雖然他這麽做,可能會引起導演的誤會,認爲他在搶自己的風光,但周傑顧不上許多了,因爲他想到的是要對觀衆負責,想到的是自己是本戲的男主角,要考慮細節的真實性。說到真實性,周傑認爲《包》劇本來還可以更加完美,他說,大家衆所周知包拯是河南人,選場景應選在河南、對我們演員來講,能夠〝觸景生情〞。現在整部戲都在廣州拍,南方的景和方言完全與北方不一樣,但香港的導演根本不管這些,他們說只要娛樂性,不管什麽歷史的真實性。再說這部戲一共有六個導演,一個單元一個導演。聽完這個負面新聞中的一個,真爲周傑包屈,而且看到他急切申辯的模樣,也更進一步瞭解到周傑的爲人:他就是那種較勁的人。採訪現場時,就常有影迷找他簽字,他簽的過程我還在提問,他卻說,你等一會兒,我一心不能二用。他認真到這程度,令我不得不告訴他:〝你,錯就錯在「認真」二字上!〞他表示贊同。他說,包拯除了單純、耿直和執著外,還可以有個性,我卻不可以有個性。所以人不能太直,太直了人家就受不了,圓滑的人到哪兒都吃香。對於其他的報導,周傑說,那是別人看得起我,拿我說事呢!看來他心堜白著呢!

說到他家堨X了一個明星,他的家人是怎樣看待的?周傑笑道:〝亂了,全亂了。剛開始時,好多人,認識的、不認識的,包括親戚全來了,我父母感到特別新鮮,熱情接待他們,把我所有的照片都給光了,半年以後我父母就受不了,有的親戚認爲:你兒子這麽火,肯定有錢,開始借錢了,再加上接連不斷的負面報導,我媽媽開始爲我擔心了〞。因此,周傑很難過,父母幾十年來一直住在三、四十平方米的老房子,沒給父母帶來什麽,反倒給他們增添麻煩。但他坦率地告訴記者,近日已在西安給父母買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至於他目前最大的願望,他說,我想做導演、做製片人,想嘗試一切沒有做過的事。身處是非之地的他,還有如此之大的志向,不能不令人佩服。其實,這也是他的可愛之處:敢想、敢講。 (撰文:黃山)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