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認真 】 關於她的二三事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林蘅 on January 14, 2001 at 21:29:00:


是去年年初吧?也是這樣一個冬日的午后,一封陌生簡短卻極誠摯惶恐的電子郵件悄悄的飛入我的信箱。
我想,我必須很坦白的招認,在這之前不是很喜歡收媚兒的。因為太多充斥的廣告信及轉寄郵件早讓收信成了可有可無的生活公式。
而她的用字遣辭都怯怯而溫柔,卻教人眼前驀然一亮,

【請問我可以參加妳們中部的網聚嗎?可是………,我很老了,怕嚇到妳們---】 她問。
是初識的緣起;
怎麼也沒想到這也是從此一連串驚嘆號的開始。

終於在電話中聯絡上她,遠超乎預期的甜美嬌柔聲音,總要費好一番功夫才能說服自己正在跟『一位總自稱老嬤嬤的女人』講電話。
沒想到更驚懼的還在後頭。(這點她倒是沒說假話,她是真的【嚇壞】我們了!)網聚那天,她帶了唸高中的女兒由臺北專程南下,母女兩人迎面走來,眾人當場全部面面相覷:
【哪個才是真命天媽?】
因為驚嚇的感覺太深刻,在之後的網聚心得中,幾乎眾人都不約而同的提到這一段,為此據說還引來女兒跟她哀怨的嗔道:
【是不是我長得很老氣?】○
常覺得在世態炎涼、人情薄如紙的現代社會,她是個紮紮實實的異數之一。
而我竟是如此幸運,芸芸眾生中與她得以相遇。

她隆重的【丹路】和【快遞】是杰網出了名的。
(若說琴姐是相片沖印放大店的民族救星,那麼,北區的郵政總局更應該賜她個終身折扣卡才是!) 就如在電子賀卡滿天飛的今天,但她同時還能堅持手工業,每每在網聚後或節慶為總會為海內外的杰迷一一寄上相片或問候,應該是少見的異數了。
只要是杰迷,她的問候全部一視同仁;也絕對無遠弗屆。

杰網中人被她的快遞嚇過的,恐怕不在少數。她會專程為妳的小兒寄來玩具,若有好幾天疏於上網灌水,她噓寒問暖的電話總會適時響起。聽出妳聲音瘖啞,還會細心的為妳寄上治咳秘方。


雖然總謙稱是杰網後期生,但她用功積極的程度其實已足以讓好多資深杰迷俯首稱臣。和若干極有心的杰迷一樣,她會耐心的回過頭去看過每篇過往留言。(當然,這還是只有在杰網才做得到的,呵!感謝站長夫妻!) 然後把她的感動及滿滿的讚美不吝惜的全在媚兒中遞給妳。
我必須承認,對一個只知傻傻灌水的老杰迷而言,呵!這是多麼大的虛榮與鼓舞!
常想,她真得是把所謂的愛杰及屋努力做到極致了。


善感而多情;纖細卻又直率。
再加上無可救藥的熱情、熱性、熱心腸;但同時,她的易笑、易哭、易受傷也常讓好友們為她心疼氣惱又無奈。
是標準的劍及履及『動作派』。思維不夠明快的還真難與之齊驅!

很多時候,我們還只在畫餅階段;她人已經由深圳追杰返來。
很多周杰的報導還在遙遠的彼岸剛開始醞釀;她已經把相關網址寄到妳的電子信箱。
極多看似矛盾抵觸的特質、總能在她身上奇妙的揉合。就像她常自嘲承繼了雲大俠愛說的【半瘋瘋】,雖不全盡然。但有時竟會恍惚,說她是一身俠肝義膽、嫉惡如仇的今之女俠想來亦無妨。

吊詭的倒是,在這同時,她卻又是如假包換的超級賢妻,在杰迷間最讓人嘖嘖稱奇的事蹟之一是:
和她電話講了一半,她會突然向妳委婉告假:

【對不起噢,我要趕著幫老公送飯盒,待會再打給妳好嗎?】

總讓人握著電話,常會有幾分鐘的怔忡錯愕:送飯盒?這---- 多麼遙遠的情懷呵?
彷彿是還沒有營養午餐的那個古老年代事蹟?這幕懷舊電影的常見片段卻真真實實的每天在她身上演出。為了爭取和上夜班的老公能多一些相聚時間,也因不捨案牘勞形的夫婿還要出外覓食,她每日必定買菜洗手作羹湯,也是每個黃昏,必不厭其煩的搭車橫跨半個臺北,就為專程給老公送飯!

聽得幾位廚房常是僅供燒水泡麵的嬤嬤、格格們莫不瞠目結舌,直呼今之奇觀!
單憑這點,賢妻絕對是無庸置疑,不過,她是不是良母倒是尚有待觀察,因為與某台南嬤一樣,兩人最高興的事居然都是:一雙兒女要準備考試,不會跟她搶電腦!
看來杰網改變人之力量不可小覷,不僅憑添不少怨夫、這怨子、怨女更是不勝其數。鈴蘭、蘇嬤、思嬤、蘅嬤等不都是【血淋淋】的例子?呵呵呵!

杰網向來出奇人,妳是知道的。但敝素低調的卻也放眼皆是,因此即便自稱灌軍的蘅嬤,在下筆時也總會為尺度的如何拿捏得宜而苦。
總之,《虧》與不《虧》間,蘅嬤千萬難。
呃,但基於一份半瘋瘋的使命感驅策,即使在當事人私下百般威脅恐嚇的惡劣局勢下,還是很斗膽的匆匆交出這則【壽星嬤速寫】。
如何?為表揚蘅嬤威武不能屈的精神、更有甘冒從此沒有鼎泰豐、比翼鳥和金莎可吃的危險!呵呵!
看倌們也來點稀落的剖阿聲如何?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