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雨荷拾幻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非也 on January 30, 2001 at 21:00:06:


雨荷拾幻


獨好客,紅宇參天,
大明湖畔五絕少。
煙波浩渺幾片,韭魚鮮。
紅顏癡,卷無雲簾,
扇圖流觴落盟鴛。
湖影在,閒夢遠,
天上神仙。


話說四爺一行人那裡不好避雨給避到了夏五爵家(此乃後話,待後述)
避雨不避語,兼茶香豈可與聞?唯主客堪享!
興投之際,忽傳琴音!
錚鏦穿鐵雨,嘈切若響劍。停下茶盞,深吸一口長氣,凝神....
『這琴音...怎麼恁地...難道是秦師傅?不對!寧得婉轉若斯?
巧弄無跡滑若流雲,時而孤高抗顏,決絕不隕,若志尚家國之情持;
時而嬌柔婉約,霜鶯翔華,卻攏無纏綿,撚幽咽。』
聽得忘然,彷彿琴室蓬門今始為君開般,彷彿天聽君心早應向卿采般!
乾隆淹沒在自為人來未嘗有的感動冥想中...不覺就著時斷時續的琴調和起歌來...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
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
倚遍欄干,只是無情緒!
人何處?連天衰草,望斷歸來路。 (點絳唇一李清照)

『...只是無情緒!人何處?...』唱到此處,他激昂了起來...
不意竟過於響亮而穿入雨中,驚擾了彈琴之人...霎時停曲!半晌,
才又聆得依稀琴聲,淅瀝中與雨聲共諧,曲調已由幽咽深訴急轉為清越
流暢.....

越女採蓮秋水畔,
窄袖輕羅,暗露雙金釧。
照影摘花花似面,
芳心只共絲爭亂。

雞尺溪頭風浪晚,
霧重煙輕,不見來時伴。
隱隱歌聲歸棹遠,
離愁引著江南岸。 (蝶戀花一歐陽修)

這次乾隆依然是伴和著唱...彈琴之人不知是誇耀琴技,還是有意要
刁難他!琴聲愈來愈急、越見錯落...終於,乾隆止住了聲!琴音亦
隨之嘎然而止、只聞一聲長長的歎息....。

接過隨從內侍的茶杯,輕啜一口,似乎琴律和心緒都還勃然未止。
『夏老,請恕無禮相詢。敢問琴發之人為何?得引見否?』
四爺想方掩藏那珠光寶氣下悸動百般的焦切。
人說『杯酒釋兵權』!
聽雨索琴這會兒可沒忘著『盞茶結良緣』。 (”良”緣=”涼”薄?)
『四爺,見您衣冠非俗、吐見高殊,又兼華光映宇、無滋乃豐。
恕在下冒昧,可稍令示知家第名號乎?則未必不多利於交深也!』

夏老的眼神及這短短幾句話已經巧妙地把賓主各自所思所為,盡擱上桌數算。夏老這個女兒亦父亦師的詩詞書法篆五絕、人號『夏五爵』之濟南名士,如何能拈個不準?瞧客人剛才那股文擊北斗吞河漢、意付詞曲任闌珊的才情浩志。加之英姿颯爽、俊偉秀朗,實乃人中少見!豈容失之相與?望這廂,一國之君胸羅宵漢的四爺自然亦是一點便知...夏老看來是要跟自己周旋周旋則個了....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