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十九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白水 on April 21, 2001 at 14:55:24:

正當皇宮和學士府都在挂念著遠方的這一群[樂不思蜀]的年輕人時,一件意想不到的
災難正臨到他們頭上。
這天傍晚,永琪和晴儿的馬隊剛行至昆明以南的紅河縣境內,忽然間山搖地動,石土
象泥水般向他們扑來。大家卒不及防,在狹窄的山路上亂作一團。一時間車仰馬翻,
哀聲四起。
張總督立刻命停車并打開車門大喊:“不要慌,這是地震,大家听我的命令!”
他沉著地指揮馬隊向一平壩撤退,又派貼身侍衛去看望永琪,晴儿的馬車。
地動山搖把行于一座小石橋上的馬車彈出了橋身,處于半眠狀態的永琪和晴儿隨馬連
車掉進了滾滾的盤龍江。永琪被冰冷的河水激醒了,一時間不明白身在何處。剛才在
夢中,他正在對小燕子拍胸脯,說無論誰是殺害方家19口人的元凶,他定會在中緬停
戰后替小燕子血恨复仇。
晴儿在車体翻复時被摔得暈過去了,當永琪把她從水中托出來時,發現她的牙關緊閉
气息奄奄。永琪奮力向岸邊游去,卻見河浪滔天般打來,把他們卷進一個山洞。

大理,蒼山下洱海畔的一座雅致的院落中,爾康正象熱鍋上的螞蟻來回在打轉,他雙拳
緊攥,眉頭緊鎖,不時向南房門探頭側耳。
紫薇在昨夜臨產,她忍著陣痛把爾康勸出房門。只把爾康的那枚玉佩攥在手里不放,
小燕子守在紫薇身邊,為她打气和照顧她。林大夫更是親自在床前忙碌,恭迎新生儿的
降生。而福大夫則在正廳守候,以防不測。
柳紅是未出閣的女子,不便進房,就和簫劍一起料理雜事,指揮進進出出的丫環,侍
女們。
不知是孩子太大還是紫薇体弱,這生產的過程竟拖了20個小時。爾康的心越來越亂,
情緒焦躁,茶飯不思。他几次懇求叔叔讓他進去,可都被福大夫按住了。
“爾康,進女人的月子房是不吉利的,會給福家帶來血光之災!也會殃及社稷的安宁!”
福大夫頗嚴厲地阻止著一心想進南屋的爾康。
突然,爾康听見紫薇變了調的呻吟聲和呼叫:“啊!。。。。。。爾康!”隨之,便
有嬰儿的哭聲傳了出來。
爾康先是一惊,滿身冷汗;隨后一喜,不顧一切沖了進去。
林大夫用一床小棉被包起出生的嬰儿,笑著對爾康說:“恭喜福大爺,是個皇孫!”
爾康卻猶未听見似地凝視著滿面倦容,汗浸發梢的紫薇。“紫薇,你辛苦了!”他疼
惜地擦著紫薇的汗水,仿佛与她分開了一個世紀。

永琪和晴儿被河水沖進山洞后,又發生一次地震,洞口巨石乒乓降落,瞬間几乎封嚴
了洞口。永琪再次睜眼時,見他和晴儿被沖上一塊巨石,除衣服還算能蔽体外,已
是[無物一身輕]了。
“晴儿,你怎么樣?”他輕輕搖著晴儿的肩膀,可晴儿沒有反應。他又伸手在她鼻前
試試,似有气息。不禁大喜,抱她起來尋求出路。
張總督等人終于找到永琪的馬車,可遍處尋不見他們。地震已停止三天,死傷的人均
已安頓完畢,可永琪,晴儿依然音訊杳然。

紅河地震的消息是簫劍從義父簫凌云那儿得知的。當他得知永琪,晴儿的隊伍就在那
里時,立刻決定前去探望他們。
柳紅明白簫劍依然放不下晴儿,當然也包括永琪。盡管從簫凌云處,了解到簫劍不愿
走進婚姻的真實背景,她依然深愛著這個抱負遠大的青年。
簫劍把爾康從紫薇房中約到洱海邊,爾康聞知此訊亦震惊不已。他想起永琪此行的重
任,想到自己對皇上,老佛爺的承諾,對晴儿的欠疚。。。。真恨不得有分身法,可
以分一半与簫劍同去。
“爾康,你放心。有我簫劍在,一定盡快讓你知道震情和他倆儿的情況!”簫劍明白
爾康此時無法抽身。
“這事還有誰知道?”爾康擔心小燕子會沉不住气。“最好等你回來再告訴她。”
簫劍點點頭:“我們可是心有靈犀啊!”

--------------------------------------------------------------------------------------------------------
拖至今日,才發出續篇。在此向各位有興趣續編[還珠夢]的朋友們說聲抱歉!好期望再
見周杰的出色表演!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