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之二十一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白水 on July 28, 2001 at 20:43:17:

紅河洲境內
永琪被一陣扑鼻的烤肉香薰得睜開了眼睛。他只覺全身癱軟﹐口渴難耐。
“他醒了﹗”一個滿臉絡腮胡子﹐打扮奇怪的中年男子用漢語笑著說。他的身邊是一堆篝火﹐周圍還坐著五﹐六個同樣裝扮的男子。
永琪試著坐起來﹐卻未成功。忽然﹐他記起與他同時遇險的晴兒﹕
“晴兒﹐你怎麼樣了﹖”他翻轉身子﹐用不甚清楚的眼神找尋她。
這男子扶他起來﹐走到晴兒身邊。晴兒被安置在一張豹子皮鋪就的樹枝蓯中﹐她的臉色蒼白﹐美麗的眼晴緊閉著。
“你們是一對逃婚的男女吧﹖”大胡子關切地問永琪﹐“可為什麼你們會跑到我們的山洞裡來了呢﹖”

永琪不知這些人的底細﹐不敢貿然說明自己的身份﹐只好含糊地點點頭。他上前搖搖晴兒﹕“晴兒﹐晴兒﹐你醒醒。”
“我們已經給她灌了些三七水和魚湯﹐可她一直沒醒。”一位年長者說。
永琪看晴兒呼吸還算均勻﹐摸摸她的額頭也不燙﹐一顆心總算放下了。這時﹐他才覺得好餓。在吃過一些烤野雞肉及香菇湯後﹐永琪開始和他們聊了起來。
原來﹐他們是常年奔波在中緬貿易線上的馬幫鹽商﹐也叫響馬。多為曆代從中原充軍流放到雲南的漢人。借著商品的交換﹐收集了雲南各地的土貨山珍無數﹐也對雲南百姓的疾苦需求了如指掌。雲南的許多少數民族﹐沒有貨幣交換的習慣﹐甚至連與他們面對面也不習慣。所以﹐大多數交易是以貨易貨的方式進行的。

永琪環顧這個大山洞﹕“哎﹐這洞中的水到那兒去了﹖我們當時是被水沖進來的﹗”

年長的響馬笑了﹕“你不是當地人吧﹖這是遠進聞名的落水洞阿﹗每個月初一﹐這山洞的水位上漲﹐與洞外的河水齊平。可不到一天的功夫﹐水就奇跡般地消失無蹤了。如此周而復始﹐已經數十年了﹗”
永琪聽著﹐如同天書。對雲南奇妙的地質結構嘖嘖稱奇﹕“可我記得﹐地震時這山洞口差不多被封嚴了。我都不知道如何出去﹐叫了半天也沒人理我。只好坐以待斃了﹗”他對眾人一恭手﹕“解解各位的搭救之恩﹐艾琪定當厚報﹗”
“什麼﹐你不是簫劍﹖”大胡子奇怪地問。“這姑娘曾口口聲聲叫‘簫劍’呢﹗”

永琪嘆了口氣﹕“我是她的表兄﹐簫劍是她的心上人。但他們。。。。。。”正在這時﹐晴兒輕輕地呻吟起來﹐永琪高興地扑了過去。

當簫劍日夜兼程趕到盤龍江邊時﹐張總督已經和永琪﹐晴兒重逢了。晴兒身子弱﹐還不能下床﹐而永琪則決定繼續南行﹐去完成與緬甸構和的大任。那幫搭救永琪晴儿的響馬們﹐則堅拒了永琪要安排給他們的官位﹐揮手向他們告別。

永琪﹐簫劍望著暮色中漸漸逝去的馬隊﹐心中充滿了敬佩和尊重。永琪感慨地對簫劍說﹕“歷代帝王為何明君廖廖﹐民心疏離。難道他們一旦大權在握﹐就忘記了水能載舟﹐亦能復舟之理嗎﹖”
簫劍用深思的眼光看著永琪﹕“希望﹐你能成為一個為民謀福的君王﹗”說著﹐他們向晴儿住的小竹樓走去。
永琪用商量的語氣對簫劍說﹕“你可以留下照顧晴儿嗎﹖她可是心心念念的想著你呢﹗她雖不願告訴我﹐但在昏迷中只叫你的名字﹗”
“我曾發誓此生不娶﹐因此已經辜負了兩個姑娘。晴儿是太后老佛爺的最愛﹐不愁今後沒有如意郎君。”簫劍仰天長嘆﹐態度堅定。
永琪有些急了﹕“你這人真怪﹐為什麼總是一付與我們格格不入的姿態。那你為何又代替爾康前來看望我們﹖你太驕傲﹐太固執﹐太不通情理了﹗”
“大少爺﹐如果你經歷過喪家失父之痛﹐就不會把這些個小儿女的愛﹐看得這麼重了﹗”簫劍的話提醒了永琪。他急切地想知道曉燕子﹐簫劍的[仇人]是誰。

“那麼﹐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們的仇人是誰﹖”永琪話音剛落﹐從房中傳來晴儿的回答﹕“就是你阿瑪﹐我們的好皇上﹗”只見她面色憔悴﹐瘦了一圈。
簫劍楞住了﹐與她四目相對﹐默然無語。
永琪聞聲如遭雷擊﹐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
晴儿見永琪煞白的臉龐﹐頓生悔意。也愣在房門口。
不知過了多久﹐永琪才轉過身問簫劍﹕“這話當真﹖”一字一句﹐痛苦而緩慢。听完簫劍身世的敘述﹐永琪心亂如麻。他恨不得立刻飛回曉燕子身邊﹐抱著她﹐安慰她。
簫劍沉痛地說﹕“不過﹐曉燕子還不知道﹐請你。。。。。”
永琪領悟地點點頭﹕“你放心﹐我不會讓她生活在悔恨中。我會加倍愛護她﹐替我阿瑪贖罪。”此時他方明白﹐簫劍和晴儿﹐注定今生無緣分了。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