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周杰:包青天,我的榜樣--2001年11月號《星河影視》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霜融 on October 19, 2001 at 01:14:58:

(霜融注:這篇報道的內容跟上個月北京青年週刊靣的基本相同,只是個別段落有增刪。)


周杰:包青天,我的榜樣

電視上正在播《少年包青天2》,看著陸毅版的少年包青天,卻來採訪周杰,顯得那麽不合時宜。
也許續集總是不被人看好。這幾天,聽了太多對陸毅、對《少年包青天2》的微詞,讓我不由自主懷念起周杰,周圍的人許多與我有同感。
這也是我採訪周杰的緣由。
我的第一個問題本來是有關《少年包青天》的,隱隱覺得有一些敏感,很希望有一個輕鬆的開始。我們先聊起了周杰即將拍攝的《射雕英雄傳》,他說他很鍾情郭靖,《射雕》籌備的時候,他就關注著這個角色的人選。結果投資方找他演楊康,“我整整考慮了一個月,最後決定上。”他承認楊康是個好角色,他不想把他演成一個狹義的壞人,“我覺得他有可以理解的地方。”
9月末,周杰將奔赴桃花島。
這段空檔,周杰過得比較悠閒,健身、會友、看看劇本……
就在這時,《少年包青天2》播出了。


演了一次就沒什麽遺憾了

記者:有沒有看看?

周杰:沒有。

記者:爲什麽沒看?情理上你應該看。

周杰:沒有時間,那個時間我正在鍛煉身體,我現在一直有健身的習慣。我想著以後買碟看。

記者:沒有演第二部是不是挺遺憾?

周杰:演了一次,就沒什麽遺憾了。第一部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我不知道觀衆能不能從我的角色堿搢鴔琲漸峇腄A我把我的生命都融入到這個角色,大家能從我的眼睛媗曋|到我的真誠嗎?我很愛包青天的這個角色。一直以來我很想演五個人物,包拯、岳飛、屈原,在我心堨L們是“三聖”;還有兩個武俠人物,令狐沖和郭靖。


我的個性不適合演藝圈,我想退出

記者:據說你沒有演第二部,是因爲製片方和你有矛盾,好象給你列了幾大罪狀?比如耍大牌、事兒多等。

周杰:我覺得演員和製作人存在出發點的矛盾,演員只考慮把角色演好,我是個戲癡,觀衆滿意才是我的快樂;投資方考慮的是如何收回成本。應該說我們之間不是敵我矛盾,關鍵是怎麽協調好。
但是現在有一誤區,只要出現了矛盾就是演員不好。比如說我不合作,太難搞。可我並不是不好好拍戲,我覺得導演和演員應該是合作的關係,而不是命令的關係,演員不完全是被動的,拍戲過程是一個合作的過程,演員有想法時應該鼓勵,何況是正確的想法。比如第一部包拯和皇上微服私訪那集堙A有一場戲是包拯拿出三兩銀子買了一幅畫,原來劇本上寫的是包拯掏出一錠金子買了三兩酒……我覺得這樣寫有點誇張,就提出來了,其實改動一下並不困難,但我提出了這個問題,誰都不敢改,於是只得一層層申報,興師動衆的。當然最終這個情節換成了觀衆看到的那個樣子。
這就說我不配合嗎?拍《少年包青天》時我們特別辛苦,每天只休息3、4個小時,拍完戲特別累。這種情況下,我還在考慮劇本的一些細節問題,這說明我很用功。難道我不想讓自己更輕鬆嗎,幹嘛惹大家不高興。

記者:媒體上一些批評你的報道,對你的心情有影響嗎?

周杰:非常有影響,我覺得不單單是我受委屈,最主要是誤導讀者。我想如果真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把我毀了,這個世界也不會因爲少了一個周杰,他們就快樂多少。坦率地說對那些不實的傳聞,開始我很在意,後來越來越不在意了。
我覺得我的個性不適合演藝圈,我經常有這樣的念頭:不想演了,真的。試想如果我演的包青天真的活在這個世上,他肯定得死1萬次,有誰能容忍一個對雞毛蒜皮的事都認真到骨子堛漱H呢!我沒有他那麽正直,都被人罵,我只是在戲堿﹞F一個理想。

記者:看起來你有點悲觀?

周杰:我的心情不好嗎?你看我的狀態、我的穿著,像是很悲觀嗎?
記得李娜出身的時候,有人說她看破紅塵,遭遇了打擊。但我聽薑昆說,李娜並不像人們想的那樣痛苦,生活得很好。她只是偶然聽到寺廟堸蛝g,一下覺得昇華了,才去出家的。


我只在藝術上較真,生活中很隨意

記者:生活中你的朋友多嗎?

周杰:多,在我最希望求得理解的時候,他們給了我很多真誠的撫慰。看到媒體上有很多不利於我的報道時,他們義憤填膺。在我周圍理解我的朋友蠻多的。

記者:較真的朋友多嗎?

周杰:我只是藝術上較真兒,生活中我是個很隨意的人,吃什麽都無所謂。

記者:有沒有總結一下自身的缺點?

周杰:有。比如太急躁,太直率,願意給人掏心窩子,容易得罪人。


有了7年的積累,才有7年後的名氣

記者:有人把你歸於一夜成名的演員,因爲演了《還珠格格》觀衆才知道“周杰”。

周杰:我不同意這種說法,《還珠格格》之前我已經演了7年的戲了,1989年我剛剛考入上戲就演了男主角,那部或名字叫《青春永琚n。正是因爲有這7年的積累,才會有7年後的今天。
我覺得《還》受大家喜愛有它的必然性,首先劇本好;其次瓊瑤是個嚴謹的人,在製作上她要求很高;還有演員都很認真。可以說《還》是我付出心血最多的一部戲,我還記得有一次拍戲,我連續4天沒睡覺。還有一次練騎馬,從馬上掉下來,我昏迷了兩個小時。

記者:成名帶給你了什麽?

周杰:除了機會多了,錢也多了。我自認我現在的生活不錯,我不要求回報,要求理解。可能其他人把出名看得很重要,我覺得不重要,不出名我也很快樂,站在我的角度一個月賺300元和300萬是一樣的,賺300萬的那個壓力很大,賺300的可以換各種各樣的粥吃,照樣吃得很飽。
沒出名時,我也羡慕人家的名利,因爲有了名,選擇的機會就多了,戲拍得多了,錢也就多了。出名以前我賺的錢可能是幾百塊,但我很滿足,沒有人管我怎麽活。現在如果我吃速食麵,別人就會說我裝窮。就如沒出名前,拍戲我也愛較真,但沒有說我事兒多,耍大牌。生活中人們往往願意包容弱者。

記者:說實話,出名了,有沒有飄飄然的時候?

周杰:沒有,我從來沒覺得自己有什麽了不然,因爲我沒覺得以前自己多麽低級,才不會感覺如今多麽高貴。
我記得《還》劇在臺灣火的時候,臺灣報刊發了我很多報道,有一天我收到臺灣寄給我的一本書,堶惘洶F我的專訪和圖片。當時我正和一幫朋友吃飯,我很隨意地翻看著,一個朋友問我看什麽,說著搶過去看。誰知他的反應是:瞟了一眼,隨即從手抛出,邊扔邊說什麽亂七八糟的。由此可見某些人的心態!
成名容易讓人飄飄然,也易於讓人認清社會,認清人的劣根性。我覺得人與人之間應多一些寬容和愛心,我很感謝我生活中的朋友們。

記者:拍《還珠》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日後會火?

周杰:拍的時候,沒想別的,我沒那麽強的功利心,只是覺得會挺好看的。還是在臺灣先火的,而且1999年臺灣就有了我專屬的個人網頁。之後半年,還才在內地播出的,應該說對成名我是有心理準備的。

記者:通常,什麽樣的戲你才會接?

周杰:劇本好,角色好,合作者是個認真的群體。


以前的情感經歷留給我的都是美好

記者:現在和瓊瑤還有聯絡嗎?

周杰:我和她經常通電話。我對她的感情不是演員和製作人的那種,而是把她當作可以信賴的長輩,我很崇敬她的才華、聰明的頭腦,還有她的善良、善解人意。瓊瑤阿姨對我很好,她是懂我的人。當我在感情上遇到問題的時候,我會打電話和她聊聊,她鼓勵我對愛情要勇敢、大膽,她的判斷力特別強。

記者:瓊瑤作品中愛情都是感天動地的,談談你眼中的愛情?

周杰:我喜歡有才華、有頭腦、有思想、善良的女人。反感虛榮的女人。我對愛情很執著,我相信緣份。我不懼怕婚姻,相信水到渠成。

記者:你凡事追求唯美的個性,影響你找女友嗎?

周杰:不會,我對女人很細膩,很會照顧人,如果有家庭,我自認是個合格的丈夫,我會做飯,愛孩子,我特別喜歡孩子。曾經的幾次情感經歷對我來說不是失敗,而是一種經歷,它留給我的記憶全是美。我感謝每一個跟我分手的人,她們讓我成長。


成爲別人的偶像,我無尚光榮

記者:你介意別人稱你爲偶像嗎?

周杰:不介意,我感到無尚光榮。我認爲做偶像並不容易,別人不僅模仿你的外在,你的精神、思想也在影響著喜歡你的人。

記者:去年你出了一本寫真集,此舉是在打造你的偶像形象嗎?

周杰:寫真集于我是一個紀念,它集合了我不同的照片,給我一個階段畫了一個句號。出寫真集我覺得挺好玩兒的,我自己花錢買了許多本,分送給我的朋友們。以後有機會我還會出。

記者:包青天的外表談不上英俊,而且還要畫上黑臉,當時接這個角色,有沒有擔心影響你偶像的形象?

周杰:他醜嗎?我就是要給他正一個名,我就是想讓觀衆忽略他的形象,注重他的品質,而且少年包青天中的包拯一點都不難看,做造型時,我們沒有把他的臉化成黑色,而是用了健康的棕色。

記者:看得出你對包拯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沒演第二部就真的沒有一點遺憾?

周杰:確切說一半一半,不遺憾的是我覺得第一部已經把一些好故事窮盡了,拍第二部很可能劇本的問題會多一些,與其這樣不如見好就收。遺憾的是第一部的反饋很好,我挺想把包拯這個人物發揚光大的,而且塑造這個人物,我還很有新鮮感。


周杰印象

一件白色絲質襯衫,一條紅色的褲子,臉上化了裝,頭髮也精心打理一番。雖然事先通知周杰要拍照,但周杰的認真還是出乎我的意料。
無論拍照還是採訪,周杰都很努力地配合,面前的他一點沒有傳說中的“大牌”。
周杰看起來比較瘦,他說這是他刻意保持的身材,現在每天他都堅持健身,體重一直被他嚴格控制。
剛剛拍完《桃花扇》的周杰難得有現在這樣清閒,每天晚上健身、上網、和朋友聚會,淩晨3、4點開始休息。我問他作息不規律不怕影響健康嗎?周杰說他已經習慣了,而且感覺良好。現在他每天都保持8個小時睡眠,而且從不沾煙、酒,目的就是爲了保持一個良好的狀態。

撰文:江月 攝影:王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