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還珠續曲-24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白水 on January 27, 2002 at 12:37:21:

曉燕子和金花失蹤的消息﹐對紫薇爾康而言﹐如晴天劈靂。
紫薇氣急地嘆氣道﹕[曉燕子一定听說了關于她的身世﹐否則不會不告而別﹐連我這
個姐姐﹐這她看為心頭肉的干兒子﹐都不要了﹗]
爾康凝眉想了一會兒﹐擔心地說﹕[她十有八九是去找永琪了﹗也不知她究竟從金花
那兒知道了多少﹖有沒有武士相隨保護她們﹖]
送走含香﹐蒙丹的柳紅﹐一回到小院就碰到這事。她二話沒說﹐跟著爾康趕赴段土
司家打探去版納的路線。

紫薇來到曉燕子房中﹐駭然看到乾隆當年賜給曉燕子的金牌被扔在床角﹐上面乾隆
的名字被刀划了一個叉。她意識到曉燕子此去的目地﹐眼前一黑﹐竟暈了過去。不
知過了多長時間﹐紫薇在爾康的懷中清醒過來﹐听到兒子的啼哭聲﹐她本能地讓爾
康抱雲兒來喂他。誰曾想雲兒吸不出奶水﹐小臉憋得通紅﹐放開紫薇的奶頭再次大
哭起來。
[怎麼回事﹖你。。。。。。]爾康抱過兒子搖拍著﹐哄著﹐擔心地瞅著紫薇。柳紅
叫來林大夫給紫薇把脈﹐她給紫薇配了中藥﹐但服下后仍不見效。可憐雲兒哭鬧了
一天一夜﹐終于接受了奶媽的乳汁喂養。

紫薇的乳汁從此便沒有恢復﹐人也變得有些憂鬱。對曉燕子的掛念和對兒子的愧欠
感﹐使紫薇寢食難安﹐消瘦了許多。爾康百般勸解無效﹐便決定帶她去版納尋找曉
燕子。

簫凌雲知道此行的艱難﹐便把他所住持的寺廟交給徒弟代管﹐與爾康﹐紫薇﹐柳紅
一起﹐抄捷徑向西雙版納疾駛而去。而剛滿百天的雲兒﹐則由奶媽照顧﹐與福大人﹐
林大夫及一隊侍衛一起先去昆明﹐在那兒等候紫薇﹐爾康的消息。

和雲兒分手的這天﹐紫薇把一件件衣物收拾停當﹐又對奶媽千盯萬囑。爾康明白﹐
若不是為了尋找曉燕子﹐紫薇無論如何不會離開雲兒半步﹐他又如何能舍得離開自
己的愛子﹖但于公于私﹐都只能做此選擇。曉燕子滿腔憤恨去版納﹐會不會干擾永
琪的使命﹖她和金花雖有幾個白族武士相隨﹐這一路上安全嗎﹖

曉燕子雖然被簫劍及時擋住了射向永琪的弓箭﹐但拒絕與永琪相見。她氣悶地憋在
竹樓上﹐盤算著如何[討還血債]。不料﹐這天夜裡﹐曉燕子便開始發冷頭疼﹐金花
和簫劍給她蓋了三床厚被也不生效﹐一個時辰后開始髮高燒﹐滿臉紅透了﹐最后﹐
連人都不認識了。

[這是染上瘧瘴了﹗]小金花驚恐地對簫劍說。
簫劍見她病得不輕﹐便去版納的最高官員-召片領的議事庭中通知永琪。

[什麼﹖曉燕子來了﹗在哪兒﹖你怎麼不早說呢﹖]剛和緬甸王見過面的永琪﹐正和
各召的頭領們一起﹐商討中緬兩國構和的條文細節﹐听到曉燕子到來的消息﹐驚喜
得聲音都變了。

簫劍看他更衣待發﹐嘆了一口氣﹕[她病了﹐染上了瘧疾。現在燒得不省人事。你要
有思想准備﹐她可能已經知道全部真相﹐專門來找你報仇的﹗]
[我不管﹐我要去見她。]永琪又大聲呼喚隨行的御醫前來﹐策馬跟隨簫劍來到竹樓
下。還沒上樓﹐就听到金花的哭喊﹕[燕子姐姐﹐你醒醒﹐你莫嚇我﹗]
永琪臉色驟變﹐急急登上竹樓﹐只見曉燕子披散著頭髮﹐臉色發青﹐牙關緊閉﹐身
子在一陣陣抽搐﹗
永琪一把抱住昏迷的曉燕子﹐心疼地呼喊著﹕[曉燕子﹐是我﹗你醒醒﹐你不要把氣
憋在心裡﹐要殺要砍﹐你盡管照著我來﹗不要不理我﹗]

兩個御醫號過她的脈﹐深感她病勢的沉重﹐連忙商量著開方子。簫劍問道﹕[怎麼樣﹖
你們准備怎麼治﹖]
御醫有些支吾﹐看來毫無把握。永琪急切地說﹕[你們到底弄清楚她的病因沒有﹖不
要糊弄我﹗]
兩個御醫連忙跪下﹕[實不相瞞﹐她的病症很怪﹐我們不敢下猛藥。只能對症處理--解
熱發汗。。。。。。]
[什麼﹐我妹妹不是風寒感冒﹐你們這些庸醫﹗]簫劍一跺腳﹐拉著金花下了竹樓。
他把自己的簫解下遞給金花﹕[快﹐去城裡的曼听寺找我師弟。]話音剛落﹐只見一
輛馬車穿過一片竹林快速駛來﹐車門開后﹐簫劍大喜﹕是爾康﹐紫薇﹐柳紅和簫凌
雲﹗

簫凌雲看過曉燕子﹐斷定她染上極為凶險的腦性瘧疾。他果斷地准備施行[放血療法
]--在曉燕子的手指針刺放血﹐再按傣醫的處方治療。
永琪完全亂了方寸﹐只是抱著曉燕子不願放手。爾康﹐簫劍商量以后﹐同意讓簫凌
雲進行治療。
爾康怕紫薇不能接受這頗為刺激的[傣式療法]﹐和柳紅一起﹐把她拉出了房門。永
琪在房中協助治療﹐簫劍則帶人去城中買藥。

曉燕子的高燒終于退了﹐但神志一直不清楚。大家日夜守在她的身邊﹐不願離開。
小金花見昔日有說有笑的燕子姐姐成了一個[睡美人]﹐嚇得天天哭。簫劍﹐永琪心
疼得滿眼是淚﹐不思飲食。紫薇和柳紅則天天為曉燕子熬湯喂藥﹐清洗翻身。爾康
見永琪無心理事﹐便同張總督一起﹐承擔起與緬甸王構和的責任。

等曉燕子的病情好轉后﹐柳紅才發現﹕晴兒一直沒出現﹗她把簫劍拉到門外﹕
[晴兒在哪裡﹖她為什麼對曉燕子莫不關心﹖]
簫劍深深地看著她﹕[她在祭拜了父親的亡靈后﹐早已經獨自回京了﹗但願她有個好
歸宿。我辜負了她的一片真心﹗]
柳紅從簫劍的眼光中﹐讀出他心底的痛﹐她懂了﹕他的心﹐已隨著晴兒遠去﹗

與緬甸簽約的儀式結束了﹐雲南總督和版納的土司頭領們都松了口氣。由于爾康審
時度勢﹐許多條款都照顧到傣族人的需要﹐也滿足了緬甸人的要求﹐談判進行得很
順利。
[真是個不可多得的明智之人﹗]張總督佩服爾康的精明干煉。
[大清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個有人性的王爺﹖]緬甸王悄悄向傣族土司打探爾康的背景。


春天的西雙版納﹐陽光明媚﹐鳥語花香﹐康復中的曉燕子好象是得了[失憶症]﹐再
也不提起報仇二字﹐同大家說說笑笑﹐對永琪也沒有了那份夫妻情﹐好似對待一個
朋友。永琪不敢喚醒她﹐寧願與她從頭開始。

回京的日子訂在傣歷新年這天﹐因為版納的頭領們及老百姓要為他們[潑水]送行。

[潑水節]是傣族最喜慶的節日﹐曉燕子﹐紫薇﹐柳紅及小金花都換上當地的傣族服
裝﹐與傣族姑娘互相潑水﹐無比快樂。爾康﹐永琪﹐簫劍則在一旁快樂地觀看。突
然﹐曉燕子把一盆水對著永琪潑過來﹗永琪的一身官服濕透了﹐但看著曉燕子的笑
臉﹐永琪也幸福地笑了。爾康看著紫薇身著傣族服裝后的俏麗模樣﹐禁不住有些眩
惑地拉過她來﹐[不要再和別人鬧了﹐我有些不放心。看﹐大家的眼光都跟著你轉呢﹗
]紫薇回頭一看﹐可不是﹗一群傣族小伙子都盯著自己呢。她幸福地依偎著爾康﹐兩
人退出了潑水的場地﹐向一片茂密的椰林走去。
[爾康﹐你覺得曉燕子的記憶會完全恢復嗎﹖她記得我﹐記得每個人的名字﹐為什麼
偏偏忘了最使她生氣的家仇呢﹖]紫薇只願意和爾康單獨談出她的憂心。
爾康點點頭﹕[是啊﹐我們還要隨時准備面對她清醒后的風暴﹗但是﹐老天一直很眷
顧我們﹐他會幫助我們的﹗]
紫薇被爾康的樂觀所感染﹐她看四下無人﹐突然在爾康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誰想
爾康反應更快﹐一把將她摟在懷中﹐把一個甜甜的﹐長長的吻回應在她的唇上。幸
福的感覺讓紫薇忘記了這是在哪裡。
[哇﹗再來一個﹗]樹林中約會的傣族男女看到著官服的爾康和紫薇親熱﹐突然覺得
大清官員人性的一面﹐不禁歡笑地圍過來。
爾康向他們點頭致意﹐摟著滿臉羞紅的紫薇﹐向等候著他們的車隊走去。

[完]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