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准點第二集據情簡介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小回響 on May 01, 2002 at 17:24:21:

第二集
電話響,張姐接了,一個名為馮建國的人來電說他要自殺了,希望能引起『清晨空間』重視,替他找回一個公道,證明他是冤枉的。
人命關天,方杰決定和羅密前往一探究竟,王芸也跟去了。到了來電者說明尋短的地方,正在打探消息時,人已從樓上墜下,方杰他們只好趕緊把這人送到醫院,並通知家屬。醫院的長廊上,羅密和王芸探討著為何這人要自殺,此時方杰問羅密,馮之妻子在電話中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羅密答以:只問在哪家醫院急救。
自殺者的太太帶著女兒來了,方杰向前表明身份,說馮建國出事前打了電話,她的老婆支吾其詞,不願回答,只說她一點不知道,她跟老馮已快離婚,她對他的事情不清楚,雖然受到冷漠以待,周杰仍和可愛的小女孩握握手才離開醫院。回到台裡,一群人百思不得其解,張姐推論是外遇問題,趙老師說還是先查查馮建國的資料吧!
付台長和新聞部主任來到台裡,羅密在地上睡得不醒人事,王芸解釋他忙了幾晚,所以累了。台長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新聞部主任馮力接著說上個月的收視率已出來,清晨空間上升了兩個百分點,所以台裡要多發一個月的獎金……結果除了王芸,所有的人都睡著了,王芸力圖解釋大家的疲累,馮力不甚愉快,但台長說沒關係,請王芸和他們一起去吃早餐,推辭不過的王芸和他們一道去了。
電話響了,來電者說馮建國自殺的事情可沒那麼簡單……
老趙查到了馮建國的基本資料,方杰說要跟羅密去跑一趟。此時,老趙發現王芸回來,問她跑哪兒去了?王芸解釋了,方杰說上班時間不可亂跑,王芸回以這不是休息時間嗎?方杰嚴正說:只有『休息』,沒有『休息時間』。老趙勸方杰對剛來的年輕女孩不要太嚴厲,方杰反問:我嚴厲嗎?
下午,他們開始去這人原先待的工廠(第六元件廠)訪問,說馮建國自殺了,以及說明他們所瞭解的情形,廠長自然避重就輕,並且說些記者該宣揚國家政策之類的風涼話,方杰則答以:記者的工作,除了『宣揚』,有時也該『揭露』。而工廠的人受到賄賂,當然說老馮的壞話。
他們又到醫院看這個自殺者,並說明他們不相信場理人的說法,但馮之妻子仍不願說,方杰試圖以真誠打動她。場裡一員工來訪,其說詞加上方杰的誠懇稍稍打動了這個原本不相信他們的馮太太的心,她問方杰真能幫忙,能保護她和女兒的安全嗎?方杰答以願以記者的名義盡全力擔保。馮太太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原來是場長吃了帳,老實膽小的老馮不願配合,就背了黑鍋,被陷害趕出去了,馮不甘心,還上告檢查院,但因證據不足被駁回。方杰給了她一部小收錄機,交代若有電話騷擾,隨即錄下。三人兵分三路,去市經委查帳目、做市調看這家工廠的元件銷售情形,以及到檢查院調查。事情終於有些眉目,檢查院也著手調查……
當他們第二次到第六元件廠採訪時,廠長態度丕變,說沒什麼好跟他們說的,就把他們趕走了。


酒吧裡,方杰和羅密吃飯聊著,後來羅密因著兒子鬧鬧正在他家而先離開。方杰一人獨飲時,劉紅梅出現,問他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方杰有所感的說:今天有一個人說不相信他,而這人是他們正在幫助的人。劉紅梅說了她到現在都不明白,她好像一直都不瞭解他,為了這事,他一個人在這兒傷心。方杰說:這大概是我們分手的原因吧!方杰意欲還回那日採訪時紅梅遞給他的手帕,並說明自己沒時間洗,紅梅說不必了,還是留著吧!
清晨空間把這次的新聞報導出來了……
方杰和王芸一塊兒吃飯,對這件事有些感慨的方杰有些悶悶不樂,王芸變了戲法想讓他笑,結果……還是沒笑。此時方杰接手機電話,得知剪接師趙老師生病了,兩人駕著那部叮叮咚咚的老爺車匆忙趕到醫院,老趙說是老毛病要他倆別管,叫他們忙去。
醫院的候診室裡,傳來一對母子的哭聲,母親悔恨交加的說不該買成藥讓父親吃,以至喪命,做兒子的不住勸慰自己的媽媽,方杰的使命感又來,他和王芸瞭解事件始末,包括哪裡購得,並借看了藥品和檢驗單,還讓王芸到化驗室瞭解真實情況,原來藥品含量嚴重超標……
醫院外,王芸說她終於知道記者是什麼職業了,是專門給自己找麻煩的職業。
下雨了,方杰說:假藥害死人,連老天都不答應了。納悶的王芸說:你還笑得出來呀!兩人淋雨跑到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