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首航港台印象(1)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白水 on May 10, 2002 at 08:47:04:



港台首航已過去兩周有余﹐當我坐在燈下﹐在電腦中掃描和整理一張張照片時﹐那
一張張熟悉的笑臉﹐讓我剛剛恢復平靜的心緒﹐再次激蕩﹐奔騰起來。發生在我
生命中難以忘懷的一幕幕﹐象一部電影似地在我腦海中緩緩映現。

夢境與真實
作為一個生長于大陸﹐移居美洲的中國人﹐對台灣這片土地的人和事﹐曾有過不同
階段的認識。幼年時在大陸所受的教育﹐是讓我們有一天[去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
中的台灣同胞]。兩岸解嚴后﹐周遭親友家中陸續冒出來的台灣訪客﹐那份財大氣粗
的作派﹐那不經意中流露出的台灣政經實況﹐真真讓我們這些深信政府宣傳的大陸
人迷惑了好久。

88年的金秋﹐當時還在醫學院消化內科病房忙得團團轉的我﹐發現先生家上上下下
突然充滿了詭秘氣氛下的忙碌。先生悄悄告訴我﹕原以為早已客死它鄉的大舅﹐突
然從台灣輾轉寄來一封信﹐並且要帶著在台灣所娶的妻﹐前來探親﹗當時因為先生
的外公外婆已過世﹐身為大姐的婆婆將長姐代母職﹐擔當起接待這位台胞弟弟的重
則大任﹗而遠在北京﹐武漢的小姨﹐小舅﹐也奉召趕到合肥﹐大家為如何接待這位
49年就不知去向的兄弟﹐擬定了幾套方案。看著這些長輩們緊張﹐喜悅又不安的言
談﹐昤听著某位高干級長輩[不許亂說亂問]的指示﹐我這思想頗為自由的[小字輩]﹐
卻暗中擬定了幾個問題要和[台胞]舅舅舅媽探討一番。

和[台胞]舅舅﹐舅媽的見面﹐讓我完全改變幾十年存在我心裡的[模擬印象]﹐他們
的誠懇﹐和藹﹐與人為善﹐完全和文革結束后百廢待興的大陸人不同﹐更與多年來
官方所宣傳的形象相去甚遠。我乘著單獨和舅媽散步的機會﹐詢問了一些台灣人的
日常生活﹐並直言地問道﹕有無吃不飽﹐凡物按計划供應的年月﹖台灣街頭有多少
乞丐﹖你們是否傾家蕩產做此大陸之行﹖舅媽否定的答案﹐讓我第一次萌發對台灣
的好奇和向往。記得一次午休時間﹐我們幾個小字輩听舅舅講述他駐守金門十余載
的經歷﹐想象著當年大陸一方炮打金門時的慘烈﹐忽然有一種淒然﹐一種沉重。

92年秋﹐我隨先生來到洛杉嘰。巧極了﹐我們的第一個房東便是一家台灣人。與這
家老少三代台胞的相處中﹐我開始發現不同政治﹐意識形態教育下的兩岸人的差別﹐
也發現源于同文同種文化薰陶中的共同傳承。在房東一家的幫助下﹐我們開始一步
步熟悉異鄉生活﹐也初步了解台灣的政治形態。我的女兒和他們的第三代用英文玩
在一起﹔我和先生﹐則成為他們家第二代的好朋友﹐自然是講中文﹔我們也不時充
當第一代大家長的釋病顧問﹐只是需要翻譯成台語。我們的友誼延續了許多年﹐在
他們賣掉這所大房子之前﹐許多大陸來美進修的學人﹐都經先生介紹做過他們的房
客。對他們﹐我和先生始終有份感激和懷念。

97年春﹐我在一家台灣人雲集的基督教會中﹐在一位台灣來美的牧師帶領下﹐受洗
成為基督徒。與如此多的台灣人密切交流了幾年﹐我已經不再疑惑﹐不再排斥﹐開
始學習求同存異地與他們相處。我深信﹐同為炎黃子孫的我們﹐實在有很多可以互
信互愛的基礎﹗

2000年春﹐因為瓊瑤阿姨的[還珠格格]﹐因為對爾康紫薇愛情故事的沉迷﹐我第一
次來到杰網﹐認識了眾多位才情並茂的台灣網友﹐開始對一篇篇精彩文章﹐一段段
情感真摯留言后面的面貌好奇﹐向往﹐沉迷。為了這些個從未謀面﹐遠在大洋彼岸
的網友﹐我可以不眠不休地守在書房裡﹐一字一句地在電腦上敲出我的感動﹐我的
夢境﹔為了與她們的交流﹐我的越洋電話讓電話卡公司增益﹔為了將我腦海中所描
劃的一幅幅夢幻與現實及早重合﹐我做出親赴台灣一睹真實的決定﹗

要實現這個願望並不容易﹐首先要改變自己的國籍﹐以美國護照進台灣﹐可以有自
由行動的便利。經過一系列申請﹐考試﹐等待﹐我終于在星條旗下宣誓成為美國公
民﹗說真的﹐當時那種五味雜陳的滋味﹐連我自己都說不清﹐道不明。其次﹐便是
要讓先生﹐女兒理解﹐我的港台行﹐有安全的保證﹐有[師出有名]的原因。我的策
略﹐是讓女兒認識一些在美的網友﹐讓她參加我們的網聚﹐看到我們的歡樂﹐親密。
由她轉述﹐勸說﹐我的心願便很快獲先生的同意。當然﹐即使在他送我去飛機場的
路上﹐他也還在置疑我訪台的必要性。[你真的如此相信這些從未見過面的--周杰的
朋友﹖﹖]




相關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