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首航港台印象(完)


[ 周杰(爾康)討論專區 ] [ 回首頁 ]

作者: 白水 on June 30, 2002 at 05:30:19:

觀光與訪友 -- 台南台中採風

當我的台灣行成為定局后﹐對于如何在有限的時間中造訪台灣全島﹐心中並無數。
在我准備行囊的同時﹐以急用先學的速度﹐匆匆翻閱了幾本有關台灣地理文化歷史
的書籍。這才知道﹐原看似小小的一個島﹐也有許多可看可去之處。特別對于僅在
舞台上見過的高山族原住民﹐心中充滿了濃厚的興趣。

因為與雲溪在網上以文相會良久﹐對她細膩的文字﹐飄逸的文風敬慕已久。品茗之
約讓我對與她的相會充滿了一種憧憬。赴台之前﹐就和小菊在電話中約定﹕要親赴
高雄﹐與不方便來台北的雲溪﹐安亞相聚。
四月七日上午﹐帶著香江行歸來的喜氣﹐我在S姐的相送下﹐乘島內班機自台北飛高
雄。短短的飛行讓我在高空中一窺南台灣歷史最悠久的港口風貌。走向出機門時﹐
我的心跳再次開始加速。我心中的佳人﹐會是一個什麼模樣呢﹖
在人流不算太大的高雄市機場﹐遠遠看到三位年輕佳麗站在一起。因著小菊的熟面
孔﹐我快步向她們走去。在小菊的介紹下﹐很快就讓另兩位的名字與真人對上了號。

熱情開朗的安亞﹐是另一位我不太熟悉的網友﹐(安亞﹐請原諒我的孤陋寡聞。)她
主動地與我打招呼﹐並為我們充當[柴可夫斯基]。在以后的共餐同飲中﹐她的美麗﹐
直爽﹐活潑﹐給我留下極深刻印象。
雲溪﹐人如其名。苗條﹐文靜﹐還有幾分靦腆。但當我們坐在[周式蝦卷]店中品嘗
著台南風味小吃時﹐她慢慢脫去初見時的羞怯﹐展現出頗有見地﹐深具內涵的一面。

時間在我們愉悅﹐開心﹐融洽的交談中快速流去﹐隨著舅舅攜女帶孫的轎車在我們
面前停住﹐與三位佳人的告別式在街頭開始。小菊﹐安亞的告別擁抱溫暖熱情。身
為現任會長的小菊﹐還不忘禮貌地與舅舅﹐表妹們打招呼。當我轉向雲溪﹐天哪﹐
她的雙眼中竟盈滿了淚水﹗我的心﹐忽然一陣悸動。要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要不
是久別未見的親戚遠路趕來並等在這裡﹐我好想---今晚就隨她一起去暢談通宵﹗我
一直沒忘記去年中秋節時﹐我倆的文章不約而同交會在杰網的討論區。一個寫實﹐
一個寫意﹐同賞一輪明月﹐同表一份思念之情。從那時起﹐我就對她有了一份特殊
的思念之情。今天的短暫相見﹐會是今后長久友誼的加油站嗎﹖在她送來的禮物中﹐
最令我心動的﹐莫過于署名[雲水]的那張CD了﹗這張有我倆筆名同在的民樂CD﹐成
為我每晚必听之曲。都說音樂可以不經大腦的過瀘系統而直接進入心靈﹐這幾首我
未曾耳聞的民樂﹐每個音符都和我的內心產生共鳴。

第二天﹐我在舅舅一家的熱情照顧﹐相伴下﹐走訪了台南的肯丁國家公園。在台灣
最南端的鵝鑾鼻﹐我看到千年一開的鐵樹之花﹔沿著平坦寬闊的屏鵝公路﹐我參觀
了南灣﹐海水浴場﹐大尖山﹐肯丁森林游樂區﹐熱帶海岸林﹔在關山夕照的景點﹐
我們一行四人圍桌而飲。面對夕陽映照下海天交接之處的一片朦朧﹐我靜靜地看著
一點點沉入海面的那一輪金黃﹐心中有著一份感慨﹕日月的交替﹐每日每年﹐從不
改變。而世事的更迭﹐是否也如這輪紅日﹐每日由初升的噴薄燦爛﹐及至正午的炎
熱炙人﹐而黃昏時﹐也會成為毫無熱力的一抹霞光﹐給我們留下的﹐只是回憶和夜
色來臨的寒氣﹖我的這份傷感﹐竟讓初識的表妹讀出幾分﹐她在以后的同游中﹐一
直在和我交流對人生﹐社會的看法。及至與蘇媽媽在台南市暢談網事的那個晚上﹐
她才真正明白我此次來台的全部意義。蘇媽的能幹﹐不僅僅是她親手所做的可口鳳
梨酥﹐也不是她嫻熟的駕駛技術﹐而是她與先生共同創業的成功﹔蘇媽的可愛﹐則
表現在她的真實無偽﹐古道熱腸。在她寬大的客廳中﹐我們三人一見如故地聊了幾
個小時﹐她的魅力﹐讓我忘了時間﹐也讓充當司機加地陪的表妹在一旁听得興趣十
足。


為去拜訪舅舅的專科保健醫生﹐我們在表妹的嫻熟駕駛中﹐向台中進發。我們出台
南﹐過嘉義﹐向著山巒起伏的南投開去。一路上﹐我飽覽了公路兩旁的山色村景。
台灣鄉村的進步﹐道路的高質量﹐鋪裡小鎮上別具風味的小吃﹐都給我留下深刻印
象。而位于南投縣的九族民族文化村﹐則讓我對現存于台灣的九個原住民族﹐有了
個概括﹐直觀的了解。九族文化村﹐由設計精巧﹐布局合理的眾多花園﹐游藝設施
及九族特色建築群所構成。從進門的水沙連歐洲花園開始﹐我們便開始逐一看去﹕
文化廣場﹐阿拉丁廣場﹐瑪雅探險都讓我有似曾認識的感覺。因為在中美不同地方
都會看到相近似的設計。但真正的台灣原住民文化﹐則是由一座座矮小精緻﹐各具
風格的村寨木雕及石像來展現的。在娜魯灣劇場中觀看民俗表演﹐是令人陶醉的事
情。悠揚的音樂加上活力十足的舞蹈﹐還有妙趣橫生的主持人﹐讓台上台下的交流
很融洽。我還走上舞台﹐學了一段挺費氣力的民族舞蹈呢﹗一跳之下﹐才知道什麼
叫[年齡不饒人]﹐當年習舞的那點靈氣﹐早就煙消雲散也﹗好在只是湊趣而已﹐還
樂顛顛地領了個小獎勵 -- 一只來于此山中的松果飾品。
我在此看到魯凱﹐排灣﹐達悟﹐阿美﹐卑南﹐布農﹐鄒﹐邵﹐泰雅﹐塞夏共十足的
村寨群和身著各式民族服裝的工作者。我發現他/她們的臉型身材皮膚﹐都與中原人
有著很大差別。但圖騰服飾﹐又與遠在美加大陸的印地安民族﹐有許多的相似之處。
因為要趕路﹐我只能如晴蜓點水般匆匆離去。但我以為﹐這是我此行台灣的觀光點
中﹐最想再去一次的地方。

台中市﹐坐鎮于台灣中部但偏西岸。是二年前921大地震受創最重的大城市﹐當年舅
舅購買的那幢公寓樓已全毀。但整個城市依然是高樓林立﹐人車如流。我們乘著夜
色進入市區﹐與早已等候在日式餐館中的李醫生夫婦相見。李是八年前赴美進修時﹐
與先生相影相隨一年的[哥們]﹐又在回台后給舅舅做心導管治療中顯示出其精湛的
醫療水准﹐先生一再關照要我代為面謝﹐因此才有了這個插曲。看到厚道的舅舅並
不青睞那一道道的日式飯菜﹐我只好在晚餐后﹐陪著他老人家在台中的夜市中再塞
下一些美食。我一直想﹐人的胃應該是伸縮性能極好的器官了。看著不少于台北市
區人群流量的台中市夜市﹐流灠著一個個飲食攤點的小吃美食﹐我好奇怪為何台灣
人能夠做到食而不肥﹖能夠滿足味覺而不加重身體負擔﹐應該是我最大的願望了﹗


因為台灣各地廟宇眾多﹐表妹也是個頗為虔誠的信徒。雖然我的信仰與之不同﹐還
是抱持了解台灣人生活文化的心態﹐與她一起參觀了南鯤 魚身代天府和麻豆代天府。
二者都是供奉李﹐池﹐吳﹐朱﹐范五姓王爺之處﹐但前者是最古老的王爺廟﹐建于
清康熙年間﹐也是台灣各級領導常來敬拜的廟宇。后者則是台灣最大的廟宇之一﹐
建于咸豐七年﹐有新建的觀音寶殿﹐其內三層樓高的觀音座像令人眩目。而代天府
后方的五層樓高巨龍造型建築﹐內有天堂地獄等游樂設施。應隨行小外甥的要求﹐
我到[天堂]中走了一遭﹐心中竟毫不向往這人為臆造的地界。因為它表現的是人體
七情六欲的滿足﹐而缺乏心靈釋放的愉悅。也許﹐這就是我最終選擇了基督而不是
中國傳統道教或佛教成為信仰根基的原因所在吧﹖使我不能理解的是﹐一些身為基
督徒的台灣領導人﹐也會為了其政治地位而去敬拜這些自己不信的神明﹐這種違反
聖經十戒首條的行為﹐很難讓我尊重。

我的假期已接近尾聲﹐與舅舅舅媽的久別重逢即將結束。全家人和我依依話別﹐休
假一周陪我的表妹則堅持在送我上火車前[再玩一會兒]。她載我來到台南市的安平
古堡﹐在這個由荷蘭人在明末佔台時所建的古堡中﹐有鄭成功銅像和一段印有斑駁
史跡的古城牆﹐也有幾門築自清政府的銅炮見證著中央政府曾在此行使過主權。這
片為荷蘭人﹐日本人佔領過﹐為明清兩代及國民黨政府都統治過的島嶼﹐何以能夠
完全與中原脫離關係﹖看著听著要將台灣幾種地方話定位成官方語言﹐要將故宮博
物院更名為寶島博物院﹐我的心裡﹐真是百感交集。如果大陸以她的經濟成長﹐能
夠帶動政治的開明進步﹐再加上五千年文化的精華魅力﹐可以吸引當代台灣人的心
嗎﹖坐在由台南北上的列車中﹐我的腦海中一直翻騰著這類無解的問題。

港台兩周行終于在4月13日劃下句點﹐我整理著明顯超重的行李箱﹐看著姐妹們﹐親
人們的各種愛心禮品﹐除了感動﹐還是感動。記得筠語曾有一句祝福的話﹕歡樂幸
福滿行囊﹗我的港台之旅﹐帶回太多的感受﹐收益﹐需要我慢慢整理。在此﹐我要
深深地感激為我的全程付出巨大心力的S姐﹐相信你的愛﹐你的善和你的美﹐已永遠
刻在我心底﹗無論是否還有緣在網上相會﹐此文中的種種﹐都與我的生活有份﹐也
是我人生旅途中﹐一段彌足珍貴的記憶。

-----------------------------------------------------------------------------
---------------------------------------------

我是一個很有[拖功]的寫作者﹐這篇游記害得大家看得斷斷續續。但我又是個執著
的習作者﹐東西沒寫完﹐就沒法安心﹐還請各位海涵。另外﹐在各位家門口寫景論
事﹐多少有點[班門弄斧]之嫌﹐有看著反胃的﹐趕緊換個地方﹐本人可不具備爭嘴
斗架之能力與時間噢﹗





相關討論: